個人信息泄露“被就業” 稅務部門:將對冒用者依法進行處理

分類: 草榴视频网站資訊 webfly 收藏:766 2019-01-21
收藏
評論

2019年個稅APP正式開始使用,這半個多月大家都在通過個稅APP密集申報,有的人在申報的時候意外發現自己成了從沒聽說過的公司老板、雇員。

這種“被開公司”“被就業”的現象究竟怎麽回事呢?

個稅申報 多人發現自己“被就業”

沈女士在個稅申報APP上輸入自己的身份證號後,發現自己比同事多出2個選項:一個是"我的辦稅權限",另一個是"企業辦稅權限"。她點開發現,自己名下竟多了幾家公司。

當事人 沈女士:冒用我身份注冊4家公司,這4家公司查下來差不多有1000多萬元的注冊資本。不知道為什麽那麽有錢的人會冒用別人的身份,它的法人代表和辦稅員就是用了我的身份證號,姓名和身份證號完全對應。這一家公司一共關聯了4家公司,通過“企查查”APP去查詢,全部都是我的名字。

通過個稅APP暴露出的不僅有“被當老板”的,還有“被入職”從未去過的公司的。在北京工作的李先生,在填報個人所得稅時發現,“任職受雇信息”一欄中出現了自己聞所未聞的單位。

當事人 李先生:查了一下他們公司的法人代表和董事等人,都不認識,這個公司也沒聽過,跟這個公司沒有任何的接觸。

無論是“被當老板”還是“被入職”,大部分人麵對的還都是申報個稅扣除時遇到麻煩。而對於金女士來說,“被當老板”後卻對她的正常生活帶來了極大幹擾。

當事人 金女士:我本人在廣東惠州,搶高鐵票回重慶,發來短信說被限製坐高鐵,就上網查了一下。在“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查到自己被廣州中級人民法院下了限製消費令。 因為它們欠別的公司貨款,被告了,然後我是那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所以我成了失信人。

金女士被冒名注冊的公司,三家在廣州,一家在清遠。她本人在惠州工作,而她戶籍又在重慶。目前,金女士麵臨的是需要跑兩省市四地,還有公安、工商、稅務等多部門去證明“她們不是我”,而更讓她鬱悶的是,因為自己莫名成了“老賴”,她根本就跑不遠。

當事人 金女士:隻能買火車票,高鐵、飛機都不能坐,這邊有什麽進展還要我過來,重慶到廣州這邊坐一天一夜,要花很多時間去弄這些。

個人信息被冒用 維權成本高

如果不是通過報稅看到更多的個人信息,很多信息被冒用者還並不知情。在發現自己身份被冒用之後,自然要馬上解決這個問題。然而,維護自己的權益卻並沒有那麽容易。

當事人 王先生:目前來說從開始到現在,一方麵是涉及到異地的情況,很多人在上海,注冊的地方卻是在四川或者是很遠的地方,包括草榴视频网站群裏有注冊在西藏地區,維權成本很高。

王先生居住在上海,今年年初在經曆了被當老板的情況後,就與另一位網友組建了一個維權群,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就有近80個相似情況的人加入到這個群裏。在這裏大家除了表達自己的各種遭遇外,更多的人還是想急於尋求解決問題的辦法。

當事人 陳先生:已經跟貴州安順市的工商和稅務聯係了,工商說需要開情況說明和各種證明。第一個是身份證被盜證明,我從上海回來的,上海開了一個被盜報案證明,回老家四川開被盜補辦報案案情的證明。下一步去貴州,工商讓通過郵寄方式說明資料郵給當地工商,上海稅務說隻是公對公處理,不對私人處理。我說貴州安順市稅務知道案情,就不要讓個人來回跑了。

陳先生被冒用注冊的公司因為涉嫌虛開增值稅發票等重大稅收違法行為,連續異常經營了2年,並且被行政處罰50萬以及欠繳稅款達千萬元。目前陳先生以及這家公司都被加入到了“誠信中國”的黑名單中。從今年1月5日發現這個情況後,半個月以來陳先生一直在奔波聯係上海、四川成都、貴州安順三地的公安、市場監管及稅務部門。但眼下,沒有部門能告訴他接下來會是什麽結果。

當事人 陳先生:貴州安順市稅務部門說已經發函了,他們上報到省裏麵處理這個事情,把我從黑名單拉出來,處理的過程是漫長的過程,後續的流程還不清楚。需要到貴州當地做情況說明。

陳先生的遭遇僅僅是這個維權群中的一個案例,還有一些群友在事發之後聯係過當地的市場監管部門,但給出的解決方案卻讓他們感到非常無力。

當事人 佘先生:第一要把所有人全部召集起來,包括股東、法人代表或監事全部召集起來才能走正常程序撤銷。第二是走行政訴訟,把這家公司給撤銷掉,去告工商部門,還要自己舉證。

當事人 康女士:在廣州有三家公司,還要做四處筆跡鑒定,一處要兩千元。說情況特殊,必須要去工商局做,還要鑒定機構去工商局,三方人都在現場做筆跡鑒定。還有外出務工費,都是自己承擔,一共9200元。去廣州去了兩次,差不多有一萬多了。工商局說如果查出是誰盜用信息,可以告那個人,費用由他出。

個人信息泄露事件多發 如何防患於未然

申報個稅發現“被就業”,這樣的驚訝背後是個人信息泄露事件多發的現實。在現階段應該盡快幫助被冒用者解決實際問題,而如何在今後防患於未然呢?

當事人 關先生:使用個稅申報的APP在網上申報個稅,想抵扣點稅。發現自己名下多了一個公司,上網查詢之後發現在丟了身份證之後的三個月,在東莞市有一家注冊的公司。

關先生是因為曾經丟過身份證,但也有人身份證從未離身卻遭遇“被入職”。上海顧女士的女兒和100多名同學就被莫名其妙的被冒用證件入職上班了。

當事人 顧女士:她們同學一百多個人都是這樣,被那個單位冒用在那邊入職上班,實際上女兒現在還在美國。

在警方的偵查下,發現這個被入職的假象背後是一個虛開發票牟利的犯罪事實。

嫌疑人 張某:我老婆曾經在這個學校裏工作過,正好這方麵信息都有,她是搞教務的,家裏筆記本上是有這個信息的。我拿到工地上用的時候正好看到這些信息,就臨時起意用了一下。

上海市公安局閔行分局經偵支隊民警 倪嘉瑋:張某給馮某的名單一共有596個人,就是596個學生的名單,開具的發票金額有439萬。

最終,犯罪嫌疑人張某、馮某因涉嫌虛開發票罪被上海閔行公安分局刑事拘留。

在四川成都,龍先生遭遇了另一種被入職。他登錄個稅APP後發現,自己被一個根本不認識的公司連續開了兩個月的工資,但他實際並沒有領取。 隨後,龍先生將這一怪現象反映給媒體進行了報道,在稅務部門的介入下,龍先生的問題得以解決。

當事人 龍先生:個人所得稅裏麵就隻有現在的工資了,已經把所有跟那個公司有關的信息都刪除了,之前是擔心到時候扣個稅總工資的話對自己有影響。

當地稅務部門表示,龍先生舉報的違法事實屬實,責令企業限期改正並更正申報記錄。另外稅務部門對該公司做出罰款一千元,並且將該公司本年度納稅信用等級判為D級的處理。這樣一來,一千元以下的發票該公司每個月隻能領用25張。公司無法開具發票,想要擴大銷售就很難了。

專家:如何堵住漏洞 降低維權成本

稅務部門提到,如果申訴人反映的冒用情況屬實,稅務部門將對冒用單位或個人的涉稅違法問題依法進行處理。從法律上,稅務部門能做什麽樣的處理呢?

中國消費者協會副會長 劉俊海:首先從不法企業、不法投資人角度看,讓別人對自己的不法行為背黑鍋,承擔不應該承擔的義務、責任和風險,主要是利用了信息不對稱的博弈狀態。實際上由於稅務APP的上線,進一步提高了交易和納稅整個市場領域的透明度,這種不法行為就原形畢露了。所以在APP上線之前,出現非法竊取他人信息、盜用個人信息注冊公司,並且把別人寫為自己的高管、董事、總經理等,來達到減稅、免稅、逃稅的各種行為,將來都會一覽無餘。稅務APP應當進一步拓展功能,升級它在保護權利人方麵的有效作用,進一步降低投資者姓名被冒用之後的維權成本,提升維權效率。

稅務信息的進一步透明化讓“貓膩”暴露,這是積極的一麵,但碰上這等煩心事的人們也想知道怎樣才能盡早解決煩惱。

《新民晚報》評論,要卸掉“被就業”的煩惱,不能靠當事人在各個部門之間團團轉,而要理出一個清晰、簡化的辦事流程,讓當事人能以盡量小的維權成本,解決身份信息被冒用的問題。不能讓不法分子盜用身份輕而易舉而無辜者維權反而門檻高企、困難重重。另外也要查清問題,從源頭堵上導致“被就業”這類問題的漏洞。對於這些問題,有關部門既要暢通維權渠道也應順藤摸瓜,打擊冒用者,斬斷不法鏈條。


最新評論

全部評論(0)
快速提交需求

用戶名不能為空!

*姓名:
*手機號:
*手機驗證碼:
需求描述:
購物車 0